難度如此大,中國為何還要去月球“挖土”?

  中新社北京12月17日電 (郭超凱)12月17日凌晨,嫦娥五號返回器在內蒙古四子王旗預定區域成功着陸。嫦娥五號任務是中國航天迄今為止最複雜、難度最大的任務之一。難度這麼大,中國為什麼還要去月球“挖土”?在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時,中國國家航天局探月與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嫦娥五號任務新聞發言人裴照宇就此作出回應。

中國國家航天局探月與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探月工程三期副總設計師、嫦娥五號任務新聞發言人裴照宇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

  裴照宇說,從工程方面看,中國探月工程規劃了“繞落回”三步走,通過繞、落,中國掌握了一些技術,通過返回具備了地月往返能力。從科學方面,中國通過“繞”進行全面普查,通過“落”進行區域性詳查,但是鑒於重量限制,攜帶上去的科學儀器重量有限,精度有限,無法跟地面儀器設備相比。獲得樣品后,通過地面精細研究,結合“繞”和“落”的科學數據,對月球的認知可能更加全面,也更加精細。

  他強調,中國對地球軌道的航天活動已經進行多年,也比較成熟;而月球及深空還很少涉足。月球與深空探測是帶動航天技術發展的好載體,開展月球和深空探測,既是長遠戰略性的需要,也是發展航天技術的需要。

中國國家航天局探月與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探月工程三期副總設計師、嫦娥五號任務新聞發言人裴照宇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中新社記者 盛佳鵬 攝

  裴照宇透露,中國把月球科研站作為未來月球探測發展的主要目標,以開放合作的方式來開展月球科研站建設。“我們在國際上提出了共建國際月球科研站的倡議,也得到了一些國家和國際組織的響應。”裴照宇說。

  在行星探測方面,今年7月23日中國成功發射天問一號火星探測器,邁出了行星探測的第一步。裴照宇稱,按照規劃,中國還將在未來十年內實施一次小行星探測任務、一次火星採樣返回任務,還有一次木星系探測和行星際穿越的深空探測任務。

  “對於行星際探測,中國專家進行長時間論證,想着怎樣以最少代價、最少任務次數來實現更多探測目標,從這個角度來說,暫時把金星放在一邊。但這是暫時的,我們可能會通過與其它國家合作方式,來開展金星或其它行星的探測活動。”裴照宇說。

  他指出,從整體來看,中國探測的對象已經從月球進入到行星際,探測目標已經從掌握空間技術到全面發展空間技術、空間科學和空間應用,發展方式從以獨立自主為主轉向全面開放合作的階段。(完)

【編輯:孫靜波】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chinanews.com/【其他文章推薦】

專家學者建議裝潢加以施作阻火材料能有效阻擋大火延燒!

職業工會的投保須知?

※了解義雲高大師佛教正法中心

※神桌、神明桌、佛具、佛像、訂做與整修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