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好生態山水畫——福建三明踐行新發展理念紀實之一

  行走在地處閩江源頭的福建省三明市,彷彿置身於一幅美麗的山水畫。

  “青山綠水是無價之寶”“山區要畫好山水畫”,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工作期間,曾多次對三明生態環境保護作出重要指示批示。

  牢記總書記囑託,三明人用定力、擔當和勇氣,為這幅山水長卷添上一筆筆新色,將“如畫三明”描繪成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創新實踐地。

  守護無價之寶

  11月下旬的金溪河波光粼粼,河岸的過河山一片蔥蘢。將樂縣常口村村民邱彩立推開二樓窗戶,一幅鑲嵌在畫框里的“青山綠水圖”立刻呈現眼前。

  “時隔那麼多年,總書記還記得我們!”邱彩立興奮地說。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參加人大福建代表團審議。常口村黨支部書記張林順發言時,習近平一下子回憶起了當年情景,“那是我第一次喝擂茶,裏面有米吧?還有芝麻、茶恭弘=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 恭弘、橘皮……”

  1997年4月11日,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同志來到常口村調研,叮囑村民:“青山綠水是無價之寶,山區要畫好山水畫,做好山水田文章。”

  “我們牢記囑託,守護着這片青山綠水。”張林順說。

  2000年時,有企業提出,給村裡20萬元買下過河山的採伐權,砍馬尾松製作一次性木筷。對於當時村集體收入不足3萬元、村民人均收入不足2400元的常口村來說,是個不小的誘惑。

  躊躇不定的時候,大家想起了“無價之寶”四個字,作出了正確的決定:山,不能賣;樹,也不能砍!破壞生態環境的事,堅決不能幹!

  守得雲開見月明。常口村的生態牌慢慢打響:以常口村為中心,6個山水相連相通的村莊進行產業資源項目的共享。他們建起了生態漂流和生態研學項目,引入了皮划艇訓練基地,打造了10公里森林康養漫道和兩山學堂……

  “正是看中了這裏的好土質、好水質,我們才投資建起800畝臍橙種植基地。”福建常口分享生態農業有限公司的蔡荔娟說。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青山綠水真正成了傳家寶、聚寶盆,2019年,常口村村集體收入122萬元,人均年收入2.3萬元。

  在萬壽岩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記者見到三明市三元區岩前鎮岩前村村民鄧積根時,他的農家樂萬壽山莊當天已經接待了4撥客人。

  “20年前,萬壽岩是三明鋼鐵廠的採礦基地,我在基地跑運輸,一個月能掙5000多元。”鄧積根打開了話匣子。

  1999年,正在開採的萬壽岩礦區發現了舊石器文化洞穴遺址,但作為三明鋼鐵廠的採礦基地,一旦停采,會給市裡帶來6000萬元的經濟損失。

  “萬壽岩舊石器時代洞穴遺址作為不可再生的珍貴文物資源,不僅屬於我們,也屬於子孫後代,任何個人和單位都不能為了謀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壞全社會和後代的利益。”2000年1月,時任福建省代省長的習近平同志作出批示。

  一錘定音。萬壽岩保住了!

  鄧積根丟了跑運輸的工作,開起了專做農村流水席的酒樓。隨着萬壽岩名頭越來越響,周邊環境越來越美,遊客也越來越多,他乾脆將自家老宅改造成了農家樂,如今一年能賺20萬元。“假如當初萬壽岩沒保住,我們算什麼岩前村,我的農家樂又怎麼能叫萬壽山莊呢?”鄧積根說。

  捧起生態金飯碗

  在保護生態中吃上生態飯,從守護的山水間捧出金飯碗。三明人也從山水田園景緻中釀出滿滿獲得感。真真切切有人來、實實在在有收入,生態紅利催生的觀鳥經濟給紫雲村的村民帶來了思想觀念的洗禮。

  晨光熹微,空谷迴響。楊美林老人一聲呼喚,幾隻白鷳便飛落下來。“像自己家人一樣,一叫就來。”

  三明市明溪縣夏陽鄉紫雲村是千年古村,村民楊美林平時在山上養雞。2012年,他發現常有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白鷳與雞爭食,從此每天帶着穀物投喂白鷳,一來二去和鳥兒成了朋友,白鷳也從最初的兩三隻繁育到十幾隻。

  老人的孫子楊水清,2016年大學畢業后回到紫雲村,組織村民開展食宿行一體化的生態觀鳥產業,“林地划入生態保護紅線不能動,家鄉缺少支柱產業。觀鳥項目是既能保護生態又能促進發展的契合點”。

  觀鳥愛好者、攝影師、自然研學愛好者紛至沓來,參加項目的12個鄉村累計接待遊客超過5萬人次。除了觀鳥行程,村裡還開始銷售生態米和生態茶。人與自然的和諧畫捲成了這裏最美的風景。

  保護就是發展、綠色就是財富、生態就是民生。2014年以來,三明市對明溪、泰寧、將樂、尤溪、清流、寧化、建寧、大田等8個縣取消了GDP考核,轉而實行農業和生態保護優先的績效考核。

  在泰寧縣,旅遊收入已經佔到农民純收入的四分之一,旅遊從業人員佔全縣勞動力的五分之一。

  在泰寧縣水際村的嬌嬌魚庄,女主人蔡雪嬌進進出出忙個不停。

  蔡雪嬌和大金湖景區結緣於1997年。那一年,剛成立不久的泰寧縣旅遊管委會招聘第一批導遊,蔡雪嬌正式上崗,一干就是9年。“家裡人讓我出去打工,可我就愛這原生野性的山水。”

  水際村是個庫區移民村,村民曾經編歌自嘲:“出門靠小船,照明靠松光,吃飯靠返銷糧,做了一件新衣裳,過年才能穿身上。”2004年開始,水際村相繼成立漁業協會、遊船協會和旅館協會,解決無序競爭問題,實現抱團發展,村民富起來了。“干旅遊吃的就是綠色生態飯,保住青山綠水才能抱牢金飯碗。”蔡雪嬌說。

  在永安市小陶鎮五一村的鄉愁館,記者見到了永安市小陶鎮八一片區黨委書記許光園。2009年,種橘大戶許光園剛當上小陶鎮五一村黨支部書記的時候,五一村路是土路、房是危房。

  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件事,整治河道,改變老百姓垃圾往河裡倒、雞窩鴨窩沿河邊蓋的習慣;第二件事,建橋,讓五一村交通設施建設上了新台階;第三件事,做新村規劃,鼓勵村民貸款蓋新房、把土地流轉起來搞生產。後來,村裡又建起了合作社,逐步形成特早蜜橘、黃椒、大米、萵苣四張特色產業名片。

  生態興則文明興。五一村同時上榜全國鄉村治理示範村和國家森林鄉村,美麗鄉村的建設和綠水青山的保護給五一村打下了發展旅遊的基礎,村裡引進旅遊開發公司搞鄉村旅遊,村民人均年收入超過3萬元。

  “現在的五一村,四季無閑人、無閑田、無閑房,留下了綠、留下了人、留下了根。”許光園說。

  發生在三明大地上的實踐,正讓山水田這篇文章越寫越精彩。

  品嘗幸福滋味

  “一路下去,有77道彎、88個灘、99道曲,峰迴路轉,山不轉水轉。”在泰寧縣上清溪景區,記者遇到了剛參加全國勞動模範和先進工作者表彰大會從北京回來的全國勞動模範黃盛騰。他掄起竹篙,一場竹排漂流之旅就開始了。

  1988年,高考落榜的黃盛騰有點不甘地回到家鄉種田,“祖祖輩輩生活在上清溪畔,打開門是山,山外面還是山。那時我多麼渴望走出這個大山呀”。

  上清溪景區開發后,黃盛騰通過考試當上了景區排工。手中的一根竹篙撐出了養家錢。家裡蓋起了樓房,兩個女兒考上了大學。在他的帶動下,村裡100多人都在景區找到了合適的工作。

  黃盛騰指着一處鯉魚石雕告訴記者,1997年4月10日,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同志來到上清溪調研,一條鯉魚躍上竹排落在他的腳邊。習近平同志脫下塑料鞋套盛上水,將鯉魚裝入其中悉心保護,在竹排到下游水深處泊岸后,才小心翼翼把鯉魚放回溪中。

  “以前老想走出大山。撐了20年排,接觸了天南地北的遊客,卻發現自己最愛的還是家鄉山水。”黃盛騰說。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早已經深深進入了家鄉百姓的心中,印在了全國人民的心中。”2018年,黃盛騰在福建省基層理論宣講員宣講比賽中這樣說。

  站在大田縣廣平鎮元沙村的五龍山,目及之處是萬畝茶園。這裏出產的大田美人茶,沖泡時散發著果香和蜜香。“我一直牢記總書記囑託,把茶恭弘=恭弘=恭弘=叶 恭弘 恭弘 恭弘種好做好,帶動大家。”曾任元沙村村委會主任的張玉誼在五龍山經營了60多畝生態茶園。張玉誼說,這些年,自己的奮鬥目標有兩個:種好茶,帶動更多人;做好茶,打響大田美人茶品牌。

  過去的元沙村,一直以種綠茶為主。2000年開始,他們逐步引進了金觀音、美人茶等品種,生產加工有機茶。如今元沙村的茶園裡,春季做紅茶綠茶,夏暑季做美人茶,秋季做鐵觀音,每畝茶園的年產值從20年前的2000多元增至現在的9000多元。全村1200戶人家有1000多戶種茶。

  整個大田縣的生態茶產業也發展起來了,產茶鄉鎮從4個增加到18個,茶園面積從1萬多畝增加到10萬多畝,茶產業產值從不足3000萬元增至10億元,10萬茶農因生態茶產業獲益,默默無聞的山區小縣成了中國高山茶之鄉。(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齊 平 薛志偉 陳瑩瑩 李華林)

【編輯:蘇亦瑜】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chinanews.com/【其他文章推薦】

※最即時的今日金價查詢!

住宅用火災警報器裝對了嗎?

※什麼是熱泵熱水器?跟一般熱水器有何不同?

※金價漲不停?結婚黃金出租正夯!

※不必擔心公司登記地址在哪?租公司地址借址登記專業服務一條龍

※了解義雲高大師佛教正法中心

※桃園佛具店,專營神桌百貨用品批發零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