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熱詞病態搶注:轉讓申請中的“丁真”商標要價18萬

  網紅熱詞病態搶注:轉讓申請中的“丁真”商標要價18萬

  澎湃新聞記者 庄岸

  四川理塘“甜野男孩”丁真走紅的一個月里,截至12月13日,在中國商標網一共有122件涉及“丁真”的商標註冊申請,除丁真所在的公司申請註冊18件外,其申請者它均為與丁真無關的個人和公司。

  同樣的現象,發生在馬保國身上。據中國商標網信息显示,自2020年11月22日至今,申請“馬保國”商標的有5件;而申請網絡熱詞“耗子尾汁”的,自2020年11月11日起已有210件,申請主體多達數十家公司、個人。

澎湃新聞記者暗訪未註冊的丁真商標轉讓。澎湃新聞記者 庄岸 圖

  澎湃新聞發現,除“耗子尾汁”外,相關的商標申請還有諸如“不講武德”“五連鞭”“接化發”等,涉及“馬保國”的商標申請“一個也沒有放過”。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暗訪發現,在商標申請跟風網紅、熱詞的背後,炒賣商標同樣“暗流涌動”,湖南一家申請“丁真”商標的公司,商標證還沒下來,便開價18.8萬元;鄭州一家公司,也僅是剛申請了“耗子尾汁”商標,就表示可以1萬元/年的價格授權使用。

澎湃新聞記者暗訪未註冊的丁真商標轉讓。澎湃新聞記者 庄岸 圖

  多名知識產權專家告訴澎湃新聞,網紅、熱詞被大量搶注或申請商標,呈現了一種病態式的跟風現象,轉賣、倒賣及通過惡意投訴牟利導致商標市場失序,其中也不乏過度索要授權費、坑蒙拐騙,甚至敲詐勒索等社會問題存在。同時,大量爭議商標流入市場,給商業秩序帶來不利影響,商標審查部門需要進一步提高審查質量,把好商標“准入關”。

  “當下呈現的商標跟風搶注現象,已與商標法的本來意義背道而馳。”知識產權律師馬東曉告訴澎湃新聞,“商標註冊是來用的,而不是用來炒的”是2019年修改商標法再次明確的方向,“商標的價值在於使用,應在社會各界形成共識”。

澎湃新聞記者暗訪未註冊的丁真商標轉讓。澎湃新聞記者 庄岸 圖

  還沒註冊下來的丁真商標:24小時內價格是18.8萬

  11月中旬,四川理塘小伙丁真因為一段10秒的視頻暴紅網絡,也迅速激起了商標搶注者對“丁真”這一網紅的“哄搶”。

  澎湃新聞梳理髮現,自2020年11月14日起,截至12月13日,一個月的時間,涉及“丁真”的商標申請達到122件,除丁真入職的理塘縣文旅體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申請註冊18件“丁真珍珠”商標外,其他申請主體均為與丁真無關的個人和公司。正被申請的這些商標包括丁真小哥、丁真的世界、丁真的微笑、丁真旅遊等,帶有濃厚的“蹭熱點”、“傍流量”的嫌疑。

  上述商標申請幾乎涵蓋了商標國際分類的45個大類。有的商標申請主體出手“闊綽”,一口氣在多類商品類別中申請了“丁真”商標。澎湃新聞聯繫了在13個品類中申請“丁真”商標的湖南省瑪吉阿米电子商務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這是一家註冊資本200萬元的小微企業。中國商標網的數據显示,該公司曾在服裝、箱包、玩具等商品上申請註冊十餘個與印度國寶級演員阿米爾·侯賽因·汗、美國著名職業籃球運動員錫安·威廉姆森英文名、中譯名完全一樣的商標,但均未獲批准註冊。

澎湃新聞記者暗訪未註冊的丁真商標轉讓。澎湃新聞記者 庄岸 圖

  聽說諮詢“丁真”商標事宜,該公司負責人要求記者加微信交流。開門見山,該負責人就說,“丁真全網有50個億的曝光”,接着表示,註冊“丁真”商標他是“留着將來用,目前誰要就看對方出的價格”。澎湃新聞注意到,這是一家2015年才成立的公司。

  在記者表示自己是一家醫療企業,想購買一個第10類“丁真”商標后,該負責人開出了“行情價”:“24小時內,價格是18.8萬。”隨後他解釋:“(丁真)曝光一直在持續中,如果他今天抖音又出一個爆炸新聞,這個價我也不賣了。”

  接着,該負責人向記者發送了抖音上採訪當日丁真話題排名截圖,显示為熱點top15、2450w人在看,又發了一張數十億閱讀量的搜索截圖,最後發了一段外交部發言人提及丁真的小視頻。

  “覆蓋了所有80、90、00後人群了,這個名字肯定是炙手可熱,話題一直在升溫,而且他是絕對的正能量,國家都為他站台了。”他說。

  值得注意的是,最開始的聊天中,記者問其丁真商標是否註冊下來了,他表示“是的”。報價之後,再問他商標證是否已經拿到,他表示“目前還沒有”。他說:“等拿到證,這個價格(18.8萬)應該也買不到了。”

  商標搶注者的“套路”:跟風網紅與爆梗

  不僅僅是“丁真”商標被要高價。

  澎湃新聞注意到,對於與馬保國相關的諸如“耗子尾汁”、“不講武德”、“五連鞭”、“接化發”等熱詞,商標申請者們一個也沒有放過。其中,“耗子尾汁”自2020年11月11日至12月13日,已有210件的商標註冊申請;“不講武德”自2020年11月17日起,已有29件申請。

  另外,近期的網絡熱詞“打工人”,自2020年10月23日起至12月13日,已有142件商標註冊申請;“乾飯人”自2020年11月17日起,已有45件申請。

  澎湃新聞隨機暗訪了鄭州市文冬智能科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是一家註冊資本100萬元的小微企業,於11月17日在43、32類商品上申請註冊了“耗子尾汁”商標,還在多類商品上申請註冊“乾飯人”。

  電話中,該公司負責人表示,其“耗子尾汁”商標尚未註冊下證,但他語氣急促,“這個詞比較火,你要用的話,我們授權給你用。你用兩三年,一年一萬元。”

  既然還未下證,又何談“授權”?該負責人說,“我們公司是最早註冊的,有95%的下證率。你要不經過我們同意就用,到時候我們下證了可以告你侵權。你現在做火了,到時候要被停止使用的。”

  在資深知識產權律師馬東曉看來,這個侵權“威脅”完全是不懂法的“坑騙”。“沒有核准註冊的商標不享有專用權。如果你在別人商標申請註冊之前已經在某產品上使用了這個商標,你也是受法律保護可以在原有範圍內繼續使用的。”

  事實上,中國商標網信息显示,鄭州市文冬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並非第一家申請註冊“耗子尾汁”商標的公司。

  馬東曉介紹,基於2019年修訂的《商標法》明確規定,“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商標註冊申請,應當予以駁回”,此類“蹭熱點”的商標申請被駁回的概率非常大。

  澎湃新聞統計發現,過往的案例中,比如“藍瘦香菇”,2016年被教育部、國家語委發布為年度十大網絡用語,紅極一時,中國商標網公開信息显示,自2016年10月11日以來,一共有403件“藍瘦香菇”的商標申請,但目前僅8件商標獲得註冊;2017年的熱詞“尬聊”,也显示有65個商標註冊申請,但至今僅3件含“尬聊”字樣的商標獲得註冊。

  “像丁真商標申請這類對網紅、熱詞的搶注帶有明顯的惡意註冊意圖。”馬東曉說,對於商標的“使用目的”,商標法明確規定,是“將商標用於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於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於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經過使用而不是註冊產生價值,這才是商標制度的本質,很顯然,很多商標申請主體自身並無、也不打算生產商品或提供服務。

  馬東曉說,兩種情況下,業界一般都認定為“惡意”:一是傍名牌、打擦邊球,註冊與知名品牌相似、近似的商標,另一種是囤積註冊商標,以轉賣、倒賣牟利。

  北京多禾律師事務所律師錢珠琳介紹,誠實信用原則是《商標法》的基本原則,即遵守公認的商業道德,公平競爭,而“惡意註冊”恰恰違反了這一原則。“惡意註冊”在主觀方面,除明知或應知外,尚需滿足不正當目的或者權利濫用等表象特徵,可能表現為:索要高額轉讓費、脅迫合作、在實際使用中誤導消費者、以不當方式妨礙真正權利人正常經營(如自己不用,也不允許真正權利人用)等。

短短一個月時間,熱詞“耗子尾汁”的商標申請量達210件。商標局官網截圖

  網紅的麻煩:大V被搶注后曾遭索要200萬

  “惡意搶注商標的灰色產業鏈不斷翻新套路,正在向新興互聯網產業、数字經濟領域蔓延,嚴重破壞商業秩序。”相關知產專家介紹,網紅的名字被搶注后,搶注者對網紅索要授權費,或者脅迫高價購買商標,類似現象並不鮮見。

  2019年8月3日,在B站已擁有900多萬粉絲的網紅up主敬漢卿曾發布視頻稱,自己的名字“敬漢卿”被一家企業搶注為商標,該企業要求他停止使用該名稱,否則將聯繫各平台進行封號處理。

  有媒體調查發現,搶注“敬漢卿”商標的蕪湖市鏡湖區知橋电子產品銷售部是一個註冊資本僅為20元的個體戶,其提交了100餘份商標註冊申請,其中“敬漢卿”、“農人丫頭”等知名視頻博主的名稱被成功搶注。隨後,B站發布官方聲明稱,將為商標遭惡意搶注的創作人提供法律幫助。而在隨後,仍有7家公司或個人申請註冊“敬漢卿”。

  該事件經媒體報道引發關注,4個月後,上述搶注的“敬漢卿”商標被宣告無效。

  同樣,2019年3月,快手1000萬粉絲用戶“劉媽媽”及快手平台被山東九顏堂商貿有限公司起訴侵犯“劉媽媽”商標專用權,要求支付200萬元損失。隨後,“劉媽媽”以其本人名義,對被搶注的“劉媽媽”商標提起商標無效宣告請求。

  國家知識產權局認為,山東九顏堂商貿有限公司在多個商品或服務類別上申請註冊了共計20件商標,其中“劉媽媽”“小小小球球吖”等商標與快手等網絡直播平台的主播網名相同或相似。這種非以使用為目的的複製、抄襲、模仿他人在先具有一定知名度商標的行為,屬於無正當理由囤積商標,已經明顯超出了正常的生產經營需要,有損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

  2020年9月29日,國家知識產權局裁定對九顏堂公司搶注的“劉媽媽”商標宣告無效。

  網紅“手工耿”也遭遇到類似被搶注的煩惱。河南新蔡縣新奕商貿有限公司申請了帶有“手工耿”字樣的8個類別商標。這家公司提交這些商標申請的日期恰好在“手工耿”密集受到媒體關注的時期。澎湃新聞查詢中國商標網,這8個商標目前均處於“異議中”。

  突如其來的惡意搶注風波,的確讓不少處於成長期的自媒體創作者感到心力交瘁。

  據中央廣播電視總台經濟之聲報道稱,“手工耿”原本打算利用自己在內容平台上的知名度,帶動村裡的農產品銷售和村民在家門口就業,但由於相關類別的商標被搶注,計劃不得不暫時擱淺。

  受傷的還有平台經濟。B站相關運營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平台對自媒體創作者在人力物力等方面的投入非常大。僅僅“創作激勵計劃”全年的投入就過億。出現類似惡意搶注,並且商標持有方要求創作者改名,對創作者和整個創作生態危害巨大。

  低成本下高暴利成動機,把好審核關是關鍵

  據公開報道,截至2020年10月底,我國有效註冊商標量已達2918.2萬件,連續多年居世界首位。

  相關知識產權專家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認為,在飆升的商標數量背後,長期存在傍名牌、惡意搶注、囤積商標亂象。搶注網紅熱詞、流量IP的現象由來已久,近年愈演愈烈,有着多方面的社會原因。

  紅網刊發的一篇評論文章認為,當搶注爆梗商標成為市場風潮,商家們競相用戲謔的熱詞吸引一時熱度,將獲取流量當做經營秘籍,是急功近利、盲目跟風的短視行為,也是一種對流量熱度的病態跟風,理應得到更正和糾偏。而這種不良風氣的疏散需要多方的共同努力,首先是市場監管部門要着力監督此類事件,把好商標申請企業資質的審核關,維護合理有序的市場環境,再者,對商家來說,將產品質量做好才是硬道理。

  “這種病態式搶注,最開始是從囤積註冊商標倒賣開始。”馬東曉說,前幾年由於商標審查期限長,導致很多商家在網上開店或進入商超時,一切準備就緒,卻拿不到註冊商標,無奈就趕緊在別人手上買一個,這就出現了中間商,中間商賺差價讓很多人發現,囤積商標高價轉讓是一條生財之道。同時,一些“搶注某商標轉賣獲利百萬”之類的消息,更加“激勵”了職業搶注人群體的壯大。此外,商標註冊的費用大幅下降,目前僅300元/件,也使得商標搶注牟利的門檻隨之降低,本來是一個便民利民的改革措施,卻被利用。

  馬東曉認為,商標作為一個識別商品和服務來源的標識,其全部意義和價值在於使用。近年來註冊商標被異化成某些職業搶注人的牟利工具,成為市場頑疾,針對搶注,《商標法》給予相對人、權利人提出異議、申請撤銷、申請無效等救濟權利。然而,爭議商標流入市場時,維權需要的時間、精力、金錢等成本高昂,進而對商業秩序和經濟發展產生不利影響。

  北京多禾律師事務所律師錢珠琳認為,2019年新修訂出台的商標法一定程度上打擊了傳統“囤積商標”的行為,但惡意註冊人轉而在互聯網經濟發展中尋找“商機”,通過惡意知識產權投訴、訴訟等方式牟取不正當利益。

  錢珠琳注意到,互聯網經濟發展迅猛,對於時效性具有極高的要求,而現有的商標救濟途徑及程序更多是基於傳統經濟建立起來的,其周期長,無法及時、有效地保護權利人的合法權利,增加維權成本,甚至會使得權利人通過“付費”方式與惡意投訴人達成和解,商標惡意投訴人也正是抓住這一點進行敲詐勒索,謀取不正當利益。

  錢珠琳建議,針對當下對網紅、熱詞蜂擁而上的商標搶注亂象,商標局可以拓寬舉報途徑,接受對“商標流氓”的舉報,並迅速審結案件,及時判定惡意註冊的商標無效;此外,針對職業搶注人的非誠信行為,開列“黑名單”進行實時公示,加強對跟風搶注行為的打擊。

【編輯:張燕玲】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chinanews.com/【其他文章推薦】

※十大微商人氣排行榜商品,麼尚頭髮保養品推薦,限時索取試用!

※報好康!頭髮護理產品試用體驗組,限時索取中~

新竹殯葬業與禮儀公司有何區別?

住宅用火災警報器裝對了嗎?

※買熱水器前,教你挑選瓦斯熱水器的公升數?

※最即時的今日金價查詢!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號由來?